我們將雅痞書店的後花園,打造成如同電影「午夜巴黎」30年代的復古小客廳,透過舉辦各種藝文活動,讓雅痞書店成為一本內容豐富的「書」,包含電影、旅遊、音樂、藝術、書籍與咖啡美食的美好空間
,電話:(02)2731-7477,0955666970

凝結的永恆:深入達文西畫作之象徵意義


查詢雅痞所有活動預告
http://goo.gl/2MBxj7

預約專線 02-2731 7477

大安區復興南路一段126巷1號3F(萬象大樓)

捷運 忠孝復興站 2號出口


達文西《最後的晚餐》

講者/楊馥如

《維特魯威人》:宇宙的秩序就在方圓之中

達文西曾在米蘭留下過什麼樣的痕跡?你可能先聯想到他的大型壁畫《最後的晚餐》,以及全世界最大的銅馬雕塑……跟著達文西走,會發現米蘭有許多達文西留給後世的驚喜。在進入米蘭之前,先談談達文西的重量級之作-《維特魯威人》(Vitruvian Man)-這幅作品創作於1490年前後,是文藝復興時期的重要象徵,目前典藏於威尼斯學院美術館(Gallerie Accademia)。

《維特魯威人》這幅裸體男性畫作,形式以一個圓形塞在方形之中,也就是所謂的「化圓為方」(Square the circle),在英文俚語中意味著幾乎不可能的事。該幅作品為何命名為《維特魯威人》?達文西引用了古羅馬時代建築大師-Marcus Vitruvius的概念,探討如何藉由建築達到和諧與平衡。

Marcus Vitruvius在其著作《建築十書》中提及,優秀的建築物應有三大標準:堅固持久、實際有用、平衡美觀。他強調「對自然的模仿」也是創造建築樣式的重要技法,人類要依照本性去追求美,也要懂得透過自然材質來打造建築物。

「世界上最美的比例是人體比例,肚臍是人的中心,也是宇宙的中心。」Marcus Vitruvius如是說。確實「肚臍」是嬰兒最初與母體相連的管道,達文西也借用這樣的概念,透過《維特魯威人》傳達宇宙的秩序。他在方與圓中間鑲嵌一個人體,畫中的男人張開他的雙手與雙腳,圓心在其肚臍,Vitruvius曾說「拿著圓規以肚臍為中心,你就可以畫出完美的圓。」他也相信人類張開雙臂站挺,就可以完美地置入一個「正方形」。

人類能夠向上提升或向下沈淪

達文西把建築師的方圓概念合併,圓與方也是天、地的象徵,圓的循環生生不息,代表天堂的完滿;方則四邊相等,表現世間的均衡。然而這幅《維特魯威人》還藏有其他密碼,除了解決化圓為方的難題,還包含由哲學家米朗多拉提出的「新柏拉圖主義」(Neo-Platonism),以及「文藝復興」的再生概念,達文西再現古希臘、古羅馬的文學、哲學與藝術,用古羅馬建築師的概念畫出該幅作品。

結合了繪畫、哲學、建築、數學、宗教,這張小小的畫涵蓋了「全人」(Homo Universalis),也就是多才多藝者的意念在其中,宇宙的神秘元素都結為一體。在中世紀時期「神」就是一切,人類沒有話語權,直到「文藝復興」,人的價值、尊嚴與慾望才被承認。慾望與神性都擺在眼前讓你選擇。

30歲的達文西於1482年轉到米蘭發展,《維特魯威人》創作於1490年,那也是達文西旅居米蘭期間,住在那裡的17年是達文西人生最光輝、創作能量的最高峰,因此米蘭到處都有達文西的痕跡。除了畫作、雕塑品,他還設計了米蘭的運河系統,他認為「一個城市要發展得好,下水道系統就必須完善,如此水能流通,才不會有惡臭。」回頭看他生前的成就,達文西正如他在《維特魯威人》中的「全人」般,方方面面都很優秀。

《最後的晚餐》:耗時兩年九個月的巨作

1482年,米開朗基羅被史佛札大公(Ludovico Sforza)延攬進宮廷。同年史佛札也聘用了達文西,讓他與他的學徒開設工作室,另外也讓他擔任廚房長,賦予他策劃宴會、設計舞台、做室內裝潢與建築防禦等任務。達文西,這位「全人」代表曾自信滿滿地表示:「天份高的人,在事做得最少的時候,成就反而最高⋯⋯當天份高的人有許多點子時,要花一段時間讓概念醞釀成形,才能使事物盡善盡美。」

在聖母恩寵大教堂「僧侶食堂」的北面牆,達文西畫了最廣為人知,也是史佛札委託他繪製的《最後的晚餐》。北牆展出《最後的晚餐》,南牆的畫作則是《耶穌的受難》。而《最後的晚餐》製畫過程是從1495年至1498年,達文西花了兩年九個月,畫出很多食物及人物細節。過程中雖被催促,但他仍然確信「許多事都需要『拖延』一下才會浸潤入味。」

受到史佛札大公的施壓,修道院院長只好一再要求達文西盡快完成作品, 殊不知,面對院長催促的達文西不疾不徐地回覆:「耶穌與十二門徒中,我還有兩位人物的頭像未畫⋯⋯我正苦思找不到『猶大』臉的模特兒,如果再催下去,我就把『猶大』畫成你的樣子。」這是《最後的晚餐》作畫過程的小趣聞,然實際上,達文西在創作中經常面壁沉思,他希望將自己一直以來對食物的熱情,呈現在《最後的晚餐》的桌面上。

這幅談「用餐」的圖畫,餐桌上有什麼呢?達文西認為大家都太專注於精神層面,而忽略現實層面中的食物。這張畫有如快照(snapshot),在沒有人留意到相機的那一刻,動作瞬間被捕捉下來,形體凝結但靈魂都在裡面。那一秒的定格好似舞台上的戲。

具像化的《聖經》畫面:耶穌與門徒的快照

《最後的晚餐》所描繪的景象與背景事件,出自〈馬太福音〉第26章17-28節,以下節錄部分內容:「除酵節的第一天,門徒來問耶穌說,你喫逾越節的筵席,要我們在那裡給你豫備⋯⋯到了晚上,耶穌和十二個門徒坐席。正喫的時候,耶穌說,我實在告訴你們,你們中間有一個人要賣我了。他們就甚憂愁,一個一個的問他說,主,是我麼⋯⋯」達文西所畫的就是這個瞬間。

《最後的晚餐》背景時空距今約莫2000年,達文西在15世紀透過壁畫,呈現出耶穌與其門徒最後聚餐的瞬間。今時此刻(2020年),通過這幅500多年前的畫作回顧更久遠前的時空,時間的穿透力令人感動。畫面中共13人,耶穌在正中心張開雙臂,右手伸向酒杯(葡萄酒象徵耶穌的寶血),可以透過酒杯看到耶穌的小指頭在酒的後方,另一手朝向著麵包。耶穌的兩側各有六個門徒,且以三人為一個小單位,背後共有三面窗,而耶穌看起來呈現三角形,整幅作品皆帶有「三位一體」的意涵。

當參觀者從東邊走進聖母恩寵大教堂,抬頭看向畫在北牆上的壁畫,會發現自己的目光剛好與耶穌的眼神對上,那是達文西刻意的安排。畫面中,耶穌的看著左側的麵包,為什麼指著麵包呢?因為那是祂的身體,〈馬太福音〉記載,耶穌說:「同我蘸手在盤子裡的,就是他要賣我。」達文西畫的就是耶穌剛說完這一席話,嘴都還沒合上,門徒即開始騷動的那一刻。

畫中每個人都以肢體語言,生動演出自己的內心戲。聖經也記載了耶穌後續的話:「耶穌拿起餅來,祝福,就擘開,遞給門徒,說,你們拿著喫,這是我的身體。又拿起杯來,祝謝了,遞給他們,說,你們都喝這個,因為這是我立約的血,為多人流出來,使罪得赦。」達文西似乎把一個定格的瞬間,畫成有如《清明上河圖》那樣的連環故事。

達文西埋藏畫中的複雜密碼

從桌子的左邊往右看,最左邊的三位是聖人巴多羅買、 小雅各、 安德烈。每個人都很驚訝,但他們的表現都不同。巴多羅買離耶穌最遠,所以他站起來往前湊近;小雅各以膽小的姿態,縮到別人背後;安德烈則驚嚇到張開雙手;再往耶穌靠近,年紀最大,手拿著刀子的是耶穌的大弟子彼德,他想保護耶穌,因而割下羅馬士兵的耳朵;接下來,臉色黝黑(只有他的臉是暗的),左手伸到盤中拿麵包的即出賣耶穌的猶大,他另一手拿著錢袋(收受錢財而出賣主)。再仔細看會發現猶大的手肘打翻鹽罐,歐洲人迷信,若在餐桌上打翻鹽表示「惡魔出現」,另外,他的脖子是轉向的,因為隔晚他便上吊自殺;而耶穌的右手邊,是容貌宛如女子的約翰,因為他是最年幼的門徒,當時他不到20歲,所以在畫中顯得性別不明。

耶穌的左邊第一位是多馬,他伸出食指往內轉,這個動作使他被稱作「多疑的多馬」。日後耶穌復活之際,同在現場的他把手指探進耶穌的第五個傷口(肋骨下方),確認是否真的是耶穌;大雅各嚇到合不攏嘴,他的眼神顯露惶恐;腓力則指著自己,自我懷疑「難道是我嗎?可以說清楚到底怎麼一回事?」

最右邊的三人是馬太、達太與西門。他們的面容雖然不太清楚,但看起來討論最熱烈,他們在餐桌上的姿態與手勢最誇大,彷彿大聲議論叛徒到底是誰。達文西收錄在米蘭「安布若西亞圖書館」的《大西洋手稿》,其中記錄許多他在日常中觀察到的手勢與姿態。平時他就會到僧侶食堂中觀看大家用餐時會有什麼樣的行為與動作,達文西勾勒出相當多用餐時的細節,全部畫進《最後的晚餐》。

回到餐桌上的食物,桌上有麵包、酒、鹽、鰻魚以及柑橘。若思考《最後的晚餐》的時空背景,當時約莫是在西元29-31年,位於耶路撒冷的一棟房子裡。聖經裡並沒有詳確寫明他們怎麼吃這一餐,然而,經文中有提到耶穌在飯前用手巾為門徒洗腳,展現他謙卑服侍的愛,他最後也吩咐門徒要彼此相愛,並宣布他即將離去的事,還點名有人要出賣他,因此才有後續的騷動。

耶穌分食麵包與酒,象徵他要為人捨去身體與血,而這餐也是逾越節的宴席。逾越節的由來出自舊約〈出埃及記〉,記載耶和華降下災害,因為法老不讓猶太奴隸離開埃及,因此耶和華說:「我要擊殺所有埃及人家中的長子。」要如何分辨哪家是埃及或猶太人呢?在門口塗了羊血的,就是猶太人,神會「逾越」這一家,其他就是需擊殺的埃及人。

「魚」是主的食物,也是主的象徵

逾越節紀念上帝在大規模懲罰人類時,越過猶太人這件事。那麼逾越節的晚餐吃些什麼?在〈出埃及記〉中有記載:「當夜他們要吃羔羊的肉,配無酵餅與苦菜。」但達文西《最後的晚餐》卻沒有出現這些食物,反而畫了柑橘與鰻魚。柑橘象徵聖母無染懷胎,鰻魚則出現在達文西1503-04年的購物清單中,包括「胡椒麵包、牛肉、鰻魚、杏桃」。義大利人過年必吃的食物為鰻魚燉飯,鰻魚十分肥美,所以有富庶的意涵,義大利人在冬天會吃這道菜慶祝年節。

除了鰻魚,達文西繪製的餐桌上也有「魚」,在〈路加福音〉中有寫道,人們到耶路撒冷城中看耶穌復活,主站在人們當中,向人們要了一片「燒魚」。在〈馬可福音〉則記載:「耶穌在加利利海邊行走,看見弟兄二人,就是那稱呼彼得的西門和他兄弟安得烈,在海裡撒網,他們本是打魚的,耶穌對他們說,來跟從我,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。」魚在聖經中經常與耶穌有連結,在基督教尚未成熟的時期,信徒們會用「魚」的作為彼此相認的符號。

再進一步探討鰻魚,大雅各的手前面擺著鰻魚,上面切了三刀,分成四塊(代表三位一體,以及共四段的十字架)。另外,鰻魚是有雙面意涵的動物,牠既狡猾又有生命力,其義大利文為「anhuilla」,與蛇「anhuis」有同樣的字根。希臘哲人亞里斯多德認為,鰻魚是從泥濘中出生,所以牠既像蛇又像魚,正如人類也有雙面,有神性也有獸性。拜占庭的詩人也曾提過,鰻魚是耶穌的象徵,因這種動物可以自體繁殖,靠著摩擦岩石長出新的肉,藉此分離出獨立的個體,這同時也代表耶穌捨肉身而獲得新生。

從食物回頭看向人性的一體兩面,不得不佩服達文西畫作概念的連貫性,以及玄妙精巧的細節,怪不得他一幅畫要耗時數年。所有的巧思與底蘊,皆是他以時間浸潤入味的成果,待世人慢慢品嚐,一次又一次地細探究竟。



預約專線 02-2731 7477

復興南路一段126巷1號3F

捷運 忠孝復興站 2號出口